《涿州道中录野人语(良乡役夫)》第十二句是什么

找诗词    更新时间:2024-02-29 08:47:53

《涿州道中录野人语(良乡役夫)》第十二句是:数日得传闻,水蚀紫荆口。

原文:

《涿州道中录野人语(良乡役夫)》

朝代:明    作者:程敏政

我行范阳道,水次遇老叟。

时当孟冬尽,破褐露两肘。

邂逅一咨诹,向我再三剖。

哭言水为沴,天意苦难究。

今年六月间,一日夜当丑。

山水从西来,声若万雷吼。

水头高十丈,没我堤上柳。

手指官路旁,瓦砾半榛莽。

昔有十数家,青帘市村酒。

人物与屋庐,平明荡无有。

水面沉沉来,忽见铁枢牖。

数日得传闻,水蚀紫荆口。

老稚随波流,积尸比山阜。

远近皆汤汤,昏垫弗可救。

如此数月余,乃可辨疆亩。

下田尽沮洳,高田剩稂莠。

农家一岁计,不复望升斗。

官府当秋来,催租不容后。

嗟嗟下小民,命在令与守。

更有观风使,仰若大父母。

见此如不闻,恐或坐其咎。

我民千余人,血首当道叩。

始获免三分,有若释重负。

奈何急余征,日日事鞭殴。

夫征又百出,一一尽豪取。

悲哉一村中,窜者已八九。

老夫家无妻,一儿并一妇。

两孙方提携,旧慰衰朽。

岂期天不吊,一旦遂穷疚。

一儿水中没,一妇嫁邻某。

两孙鬻他人,偿官尚难勾。

老身自执役,有气孰敢抖。

反羡死者安,苦恨生多寿。

诏书开赈济,奉者有贤否。

终为吏所欺,此食亦难就。

与其馁填壑,不若举身走。

一饱死即休,宁复念丘首。

呼天一何高,呼地一何厚。

我闻老叟言,垂涕者良久。

恭惟天子圣,化泽被寰囿。

声色弗自御,游畋敢谁诱。

稼穑深所知,真如古明后。

庶征岂不谙,一变故非偶。

无乃诸皋夔,此责当敬受。

谁谓斯民痛,不可事爇灸。

我亦食人禄,深惭结朱绶。

岂无致泽心,无地可藉手。

立马野踟蹰,悲风动林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