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
  • 汉语词
  • 汉语典q
当前位置 :
不曾圆满的红牡丹
更新时间:2022-05-18

不曾圆满的红牡丹

那是三年前了,李小然刚刚毕业,就职于一个大型的广告公司,在接二连三的花瓶评价中,仓皇而稳妥的活着,有时候来自同事的不怀好意的恶语中伤,她只是使劲地将鞋后跟在原地小心翼翼地蹭了蹭,嘴里却不敢说什么。

她还是胆小吧,面对诽谤不敢动声,整日做着端茶倒水、跑腿打杂的工作,一会小王要一杯咖啡,一会小李又要复印,不是他的水洒在文件上了,就是又有人要订书钉,她满头大汗,跑前忙后,却经常在刹那的抬头间,望见窗台上的那盆艳红的牡丹,花瓣在午后的炙热阳光下奋力地开放着。

同事小王说:“也不知道李楠什么时候能回来,我这机器又中毒了。”

“是呀,是呀,我手头上的工作堆积如山啊,他却在北戴河逍遥自在。”王梅说完紧皱眉头,将手里的文案往桌角一摊,迅即拿起一杯奶茶惬意地享受起来。

李楠,李楠,她心里念的这个名字,就像一个神秘的符号,终日都旋转在16楼的企划大厅。

来公司也有半个月了,正好赶上李楠去北戴河交流演出,他可是有名的吉他手,听说他的手指很长,很秀气,像女孩子一般。

李小然想:一张英俊的脸,和一双秀气的手,如果你被一个男孩子拥有的话,那就是名副其实的伪娘吧,想想她扑哧一声笑了,来自四面八方的人都从格子间探出问号般的头。她立即屏声,埋头在表格里打下今年年会参加人员的名单。

下午,懒散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在墙上一排排奖状上面。李楠,李楠,所有的奖状上都有李楠的名字,即便是集体荣誉,也有李楠等字样…

“李姐,咱们每年都开年会吗?”李小然站在密密麻麻的奖状面前,开始问起来。

小李倦意似浓,口齿含糊地说:“恩,还行。”

“李楠,怎么这么多的奖项啊!”李小然不顾她的耐烦程度继续问道。

这次小李没有回答,她在公司明令禁止的不许在上班期间打瞌睡的隐形条文中打起了呼噜。

“每年的年会像他自己的演唱会、音乐会、小品竞赛…哪个节目能缺少得了他呢?”李梅抱起胳膊,将身子瘫在长长的靠椅上,斜眼瞧着她。

下午日光懒散,所有人的上下眼皮都要相拥而眠。

门在2点50分被猛地推开,站在一面的李小然也被惊到,陆陆续续有人开始嘟囔起来,谁呀,谁呀,这么没素质。

只见一个一米八十多的男孩子抱着一个大箱子兴奋地走进了企划部,他额头上的汗珠子噼里啪啦地往下掉,前胸后背都湿得精透。他有些长方的眼睛含着笑意,温暖得让李小然不能自持。瞬间就觉得那是李楠,没有娘娘腔,没有凌波微步,一个真真正正的男子汉。

细碎的抱怨声,在那一声“我回来了”中,瞬间止息。人们仿佛改头换面,立即堆笑欢呼。这就是李楠,一个在的时候受嫉妒,一个不在的时候颇受想念的男孩。

三点一刻,李楠将整理好的礼物分发给大家,那一个个精美的包装上都贴着一个小小的便笺,上面有不同的名字,笔记隽永大气,潇洒非凡。

“李楠,我一直想要这个颜色的围巾……”企划部长仿佛眼含泪花,她手里擎着条浅紫色的雪纺质地的围巾,激动得说不出话。许多年前她也有一条一模一样的围巾,那是她初恋男友送给她的第一件礼物,后来在搬家时弄丢了。

礼物都分完了,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容,李小然也笑着,站在窗户旁的牡丹花前,双手摩挲着裙角的凸起的花纹。李楠恍然大悟一般,挠了一下后脑勺,眼神中充满了愧疚。不好意思,忙着忘了,你是新来的吗?

李楠的声音纯澈而充满磁性,他伸出右手,又不自然的缩回去,说:“不好意思,刚刚没有洗手。”

“哦,对了。”李楠说完这句话,从手上退下一串念珠,光滑的表面像被手指摩挲了千万遍,“这是在寺庙求的,我戴着不好看,送给你吧”。

李小然面对这样一件贵重的礼物,不知道该不该接,这时候大家就开始起哄:“哎呦喂,我说,小李,我记得你女朋友管你要,你都没给啊。”

李小然红了脸,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李楠轻轻地抬起她的左手,将那串念珠戴在她的手上。白皙的皮肤,紫褐色的念珠,它们像琴瑟和谐。

“因为,我女朋友根本不喜欢。”李楠看着她身后的那盆牡丹,意味深长地叹了一口气。

他的侧脸好像苏城。

苏城是李小然的师哥,美术系,学习成绩一直是全校第一。他们经常在周末到城市的周边泛舟湖上,或者去近郊爬山。每一个地方,苏城都会为她画上一幅绝美的肖像,在琉璃的自然风景里,他们彼此相爱,曾许下海誓山盟,曾说过今生来世,生生世世。可是呢,爱情总逃不过现实的轻轻一触,毕业那年,苏城去了国外,听说还带着母亲为他精挑细选的准新娘。

眼泪早已经流干了吧,对李小然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子来说,没有什么比这个打击更大的了。一个人收拾行李,离开了北方的那座城市,南去的火车上,她一个人面对着黑兮兮的窗外,流着无声的眼泪,和苏城在一起的日子像一把尖刀直直戳在心上,窗户上有他的笑脸和决绝。

好吧,那日子,她熬过来了。从此她知道,爱情是死不了人的,即便当初爱的死去活来。

火车上,她删了号码,删了微博,QQ,微信……删除一切关联,誓要重新开始。却发现,当看到李楠的时候,那个小小的相似的皱眉举动,将所有的回忆串联起来。

她不敢去看李楠的眼睛,直直地看着地面,眼里含着不被察觉的隐忍的泪花,牡丹花的芳香夹杂在微风的温柔里,那一美妙场景,让李小然久久都不能忘怀。是从那个瞬间开始爱上他的吗。李小然不去想,极力遏制自己的这种想法。

李楠在工作上是整个部门的核心,每一个创意都是他亲力亲为,就连企划部的部长也要敬他三分。“早该他当部长了,不过总经理是锻炼他,让他承担副职呢!”这是茶余饭后大家的谈资。

公司的年会是在每年的9月中旬举行,为了庆祝上一年的好成绩,公司老总特地嘱咐要将节目表演得有看头,要全方位的进行节目的选拔与提炼,这是李小然坐在公司会议室用心记录下的话语。

她抬头朝李楠的方向望了望,恰巧迎上李楠投过来的专注目光,偌大的会议室,空调将屋内的温度调得很低,李小然却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烧。之后,老总说了什么,她全然不记得。

会议结束的时候,李小然茫然地看了看四周,这时李楠走过来将一只宝蓝色的录音笔递给她:“知道你最近工作压力大,肯定记得不全,拿去吧,记得还我。”李小然木木地看着他,嘴角漫过一丝温柔,眼睛看着他的领带,没敢抬头。

夜晚,微风伴着月光吹进屋里,李小然坐在窗前打开录音笔,并将它放在案角开始记录。嘈杂的声音,时而清晰,时而含混,还好自己也简单的记了一部分。就在老总说完最后一句“会议结束,散会。”时,听见了李楠低沉的声音:“我的念珠呢。”

李小然嘴角上扬,对着录音笔说:“它在一个古老的木质匣子里,我……我……”,她没有说完。

那串念珠,李小然舍不得戴,她觉得它有一股神秘力量,她不忍心去打扰它的神秘。所以小心翼翼地将它放进一个有五十年历史的小匣子,那是姥姥用来装首饰的桐木匣子。清晨,窗外花香四溢,她按照每天的习惯,去瞧一瞧它,念珠静静的不说一句话,但仿佛每一串晶亮的珠子上都有一个英俊侧脸,像苏城,也像李楠。

简单地吃过早饭,她就急匆匆地去挤公交车了,在公司附近的那站下车,还有一小段路途。可是鞋跟不给力,5厘米的鞋跟在一个踉跄的步伐中跌落在地,自己的这副窘态让她哭笑不得。幸好没有碰上熟人,不然这副样子该有多尴尬,就在自己暗自庆幸的时候,一辆小排量的轿车停在了她的身旁,李楠像童话里的王子,总是在姑娘窘态万千的时候,伸出援助之手。一双37码的粉色高跟鞋出现在她的面前。

今天的李楠有些颓靡,眼白的地方多了几条红线。有什么事情让他如此费心呢?李小然没有问出口,因为她突然落寞的觉得自己没有与他贴心的理由。静静地将自己的那双黑色高跟鞋褪掉,又悄悄地接过他手中的粉色高跟鞋,转眼,他已经将黑色高跟鞋收进了鞋盒,他是一个细心的男子。

“没想到,你穿着这么合脚。”李楠的声音有些沙哑,显然这双鞋不是特地为李小然准备的,是他的女朋友的吧,这么想着,心里就更加不是滋味。

“你还爱着她,”李小然还是说出口了,对于李楠的事情,她都是旁耳听来的,却一句一句都记在了心里。

女孩子也是自私的吧,爱上了那个,也不肯放下这个,可是感情上贪心就是痛苦。李楠无法接受这样的女孩子,一次又一次陷入痛苦的边缘,他甚至请求停职,去边境呆了半年,长满了胡子的他,还是忘不了那个25岁的姑娘。回来的时候,她已经结婚了,是的那串她无数次强要的念珠,李楠没有给她,不是舍不得,是不忍,不想在日后看见空落落手腕,而心生思念。

“你还是个小丫头,不懂爱情。”李楠双眉紧皱,像个历经沧桑的大叔,他不过26岁,26岁的他多了这个年纪没有的沉稳和淡定。

“节目准备的怎么样了。”李小然转移了话题。

“车就停这吧,和你走走,节目早就准备好了,年年都换不了新花样。”李楠仿佛有点精气神了。

“我觉得,你很有才呀。”李小然直接赞扬,并歪着头做了一个可爱的手势。

“是吗,还好了,哈哈。”看着李小然俏皮的模样,李楠渐渐地融入进了快乐的氛围。

接二连三,李小然在生活中遇到的许多困难都是李楠在帮她。比如,打碎了办公室李姐的杯子,她垂下头像个受惊的小鸟,接受着李姐劈头盖脸的训导,她好想大声地说,不就是一个杯子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要我赔,我也能赔得起。再忍耐一会,她就真的要爆发了,却看见一双纯皮的男士皮鞋出现在她的视线里。李楠将一个新杯子放在李姐的桌子上,只微笑了一下便走了。李姐赔笑着有点尴尬,那杯子是难得的限量版。

明天就要彩排了,你紧张吗?李小然问道。

“紧张啊,好紧张。”此时的李楠有些没正形,调皮捣蛋像个孩子。

“要不你与我对下台词”,近几日他们下班很晚,李楠要开车送李小然回家,李小然强烈要求,坐公交车回家。

城市的夜晚很美,华灯初上,他们可以透过玻璃窗去看美丽的夜景,也能瞧见彼此疲惫的脸庞。

“好啊。”

“你爱我吗?”李楠深情地望着她的眼睛,她沉醉了,忘了此时的自己扮演的是个拜金女,“爱。”她脱口而出。

“我们爱爱情胜过爱自己。”李楠不去看她,而看着窗外说:“这段话是《致青春》里的。”

“那是因为还不够爱。”李小然不服气的说。

嘟嘟嘟,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接起,往事泛滥。

苏城的声音让她陌生又熟悉。那个迁居国外的男子,那个给过她海誓山盟的男子,那个会唱情歌的男子,他从国外回来了,他离婚了,回来找她,说一年不见,想她了。她也曾想过呢,在最初分开的那些夜晚,天上的星星总要让她数花了眼,还有那些照片,相册的开合处都已经被折裂了。那段爱情她温习了太多遍,她忽地流泪了,她相思成疾,他回来了,她还爱吗?她说不清,可是她真的哭了。

然后,是李小然和李楠许久的沉默。

爱你,让你知道我的全部。

李小然和李楠说了往事,李楠起初沉默着没说什么,他只是默默地看着窗外划过眼前的美景,接着便说了一句令她伤心不已的话。“不要小看一个人的勇气,他敢回来,你就要敢爱。”

这是未眠的李小然整夜为之流泪的话语。李楠终究是不爱她的吧,一个爱自己的人怎么会拱手将心爱的姑娘让给他人。

“我好想听听你弹的吉他。”

年会开展的很顺利,晚上九点钟,李小然招手打的,看见对面有一个人影跑了过来。是的,是她一直想念的苏城,是那个有着李楠侧脸的苏城。异国风光没有改变他的容貌,那个熟悉的英俊脸庞,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有些错愕。她好怕李楠会看到这一切,她不愿李楠看到任何一个男子与她有爱情。

夜晚十二点,他们还在逛大街。八厘米的高跟鞋,在长时间的步行中将脚磨得生疼。一路上他们没说几句话。

年会结束后的许多天,李楠都没有出现。有人说,他辞职去了外地,再也不会回来了。还有人说,他的前任女友生病了,丈夫离开了她,他还是不忍心,就跑去照顾她。

李小然依旧每天辛勤地工作着,只是抬眼就能望到的那个空落落的一动不动的椅子,那盆他最爱的牡丹花,那个摆在李姐桌面上的精致水杯,好像都有他的影子。

然后在一个春暖花开的早上,李小然收到了一封长信。李楠寄来的,没有地点。

“小然,抱歉,也许我喜欢你,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但我为什么走呢,是我天生痴狂吧,我厌倦都市,厌倦人心。我曾经以为我可以改变这个世界,却发现我不敢再要爱情了,那双鞋子就是送给你的,因为我女朋友是39码鞋。我是怕你瞧破我吧。今天给你写这封信,是想告诉你,人生不只有爱情,它只是一个阶段,一个让你撕心裂肺,后来想想为什么还要那么傻的阶段。最初喜欢上你,是因为你穿了一件粉紫色的长裙,那颜色是她最爱的。我因没有将那串念珠送给她而后悔,所以一直想要弥补,因为我这个小小举动,也许就是她丧生车祸的原因。

女孩子在这个世界上找一个爱自己的人要比找一个自己爱的人强上千万倍,所以我相信苏城他回来,不是贸然。因为他说的那句话“此生再也不想负你”。原谅在夜里十二点还要跟着你吧。哈哈。

小然,其实,我早已经得了胃癌晚期,没多长时间了,我是不想留在那个城市午夜和白天人们絮絮叨叨的生活里了,走了,独自闯天涯挺好的。只愿枯骨随风去吧,此生的最后一封信是写给你。保重吧,小然。”

李小然站在16层的高空云端,心里的某个位置一直在沉下去,沉下去。那人留下的牡丹,依然开得旺盛,李小然曾问过李楠为什么喜欢牡丹花。李楠的回答是:浓情、圆满、富贵。

李小然想,这辈子都不会有圆满了吧,谁知道呢。

她没有告诉他为什么愿意和他坐公交,因为那辆车要多绕好多条路才能到家。她能蹭到好多好多与他在一起的时光,看夜晚的风景,讨论人生。时光不复,那短暂的日子永远的消逝了,甚至她都不知道他现在的状况。一定是咬着牙忍受胃癌带来的疼痛吧。

耳边又想起了那首窗外:“今夜我又来到你的窗外, 窗帘上你的影子多么可爱,悄悄的爱过你这么多年, 明天我就要离开。”

他走了,永远永远都不会再来。

眼泪又有什么用呢?悲伤已经无泪了!大厦广场上,苏城拎着一堆好吃的拿出了手机,她知道是打给她的,接起电话便说:“苏城,我们回北方吧。”

诗词搜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诗词搜网(shiciso.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诗词搜网 shiciso.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18026954号-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