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把暧昧的尖刀,灭掉谁的寂寞

更新时间:2024-04-16 22:36:58

1

那把暧昧的尖刀,灭掉谁的寂寞

苏明每次打开窗的时候,总看到那个女人头发蓬散,趿着一双拖鞋,搬看一条板凳坐在门口抽着烟。她的眼圈很黑,目光迷离而空洞,那样子说不出的颓废与凄凉,像一朵盛开之后的玫瑰,就那么颓败了。

可是,她的样子总是令苏明觉得很眼熟,令他想起很久以前看过的一部电影里的女人,但是,他想不起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了,也想不起片名了。今年的冬天那么冷,但她还是坐在门口,任风呼呼地吹,脸蛋冻成了青紫色,仿佛在等着一个重要的人。

因为有时候她的目光突然变得企盼而热切,但很快,又是深深的失望,某些男人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看着她,她迅速地关上了门,所以,一时间,苏明觉得她并不是他开始想的那样。

虽然他亲眼看到过一个男人硬是拖着她进去,过了很久才出来,他的脸上是满足的快感,而这个男人经常会在这里出出入入。第二天,苏明又看到女人怅然若失地坐在那里,天黑才上楼。

直至某一天,苏明经过她的门口时,她叼着烟的嘴巴突然就剧烈地颤抖了起来,她扔掉了手里的烟,喃喃自语,阿磊,你回来,你终于回来了,她从背后抱住了苏明,苏明的脖子里落下了温凉的水珠。

苏明叹了口气,我不是什么阿磊,你认错了。

不,我怎么会不认得你呢,你知道吗,我等了你整整五年了,阿磊,你终于回来了。你知道吗,这五年来,我问过了每一个路过的人,认不认识你,但他们都只是摇摇头。

她抱着他,像个孩子一样地哭了,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够向他倾尽心里的委屈与苦涩。

此时,苏明却不忍心推开她了。他拍了拍她的肩,我们进屋去吧。她点了点头,神情是无限的温顺,像是颓败的风尘女子突然就成了一个乖巧的孩子。

2

这里的一切,是那样古朴而陈旧,保留看上个世纪的风格,墙壁上贴着大幅大幅的海报,都是那个女人的,苏明突然想起她真是一个过时的明星,那时,他还曾经买过她的演出照贴贴纸,粘在铅笔盒里,天天呆呆地看着。

现在,她应该三十好几了吧,他这么想的。但是,她看起来还算是年轻的,并有一种柔弱的美。是的,美云,就如她的名字一样,美得像云朵,飘忽、显眼。

美云说,你看,熟悉吧,自从你走了之后,我就没动过,椅子都没动一下,在美云絮絮叨叨的话语下,他才明白过来,原来阿磊是她未出道时的恋人,但是,成名之后,她抛弃了他,而阿磊却依旧不气不馁地守在她身边。极盛之后,因为生病的原因,她不能再演出了,但是,阿磊却带着她所有值钱的东西,走了。而她现在变得神智有点恍惚,依旧在这房子里,等着阿磊,她说,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当年我那么唾弃你,你都不离开我,你现在不会不要我的。

她说看说着就哭了,她看着他,摸他的脸,阿磊,我终于等到你了,我等了你那么多年,她的唇灼热似火,一下子把苏明紧紧地包容了,而苏明本僵硬的身体像是被点上了火,一点点地升腾与擦亮,他想拒绝这个可怜的女人,但是,他又害怕那张颓败的脸会带着怎么样的绝望与失落,突然,他感觉自己是上帝,在拯救着一个寂寞又沉沦的灵魂。

他开始轻懈与放纵着自己的身体,当他进入的那一刻,那晦涩的感觉突然像是从无底的黑暗飘到了云端,美云的脸纠结成快乐的姿态,那表情,竟然跟他很久年前看过的她所拍的片子一模一样,片子里的她,像一朵狂放的野玫瑰。

那一刻,他知道,他原来是真的无法拒绝她的,那一刻,他突然很希望自己真的是阿磊,这样就可以让这个女人重新像一朵玫瑰般灿烂绽开。

但是,他真的能成为阿磊么?当他离开那幢旧公寓的时候,他看着那窗里的微弱灯光,喃喃自语。

3

那天之后,他经常会带着一束马蹄莲来看她,她喜欢这种花。

但她的神智是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清醒的时候,她会像对待一个普通的粉丝那样,口气娓娓地说自己当初有多动人,有多红,然后不停地问他,你是不是经常给我选花的影迷?苏明只能点了点头。而她糊涂的时候,便把他当成了阿磊,不停地跟他纠缠,并倾诉着她对他的思念,与狂爱。

有时候,苏明突然希望美云就这样糊涂下去,那么,他们就能这样一生一世地纠缠下去,然后扭成一团无限旁生的藤,如此歇斯底里地深陷又互相缠绕着。但是,有一天,美云在他们缠绵的时候,突然清醒了过来,你是谁,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而她突然全身颤抖了起来,去床边摸过一些粉末状的东西,然后用针筒深深地扎了进去,那是最后的一点粉末了。而苏明的脑子里出现一则令人悲哀的旧新闻:艳星美云因染上毒瘾而放弃了刚蹿红的影坛生涯。

此时的美云平静了下来,你为什么来看我,带着我喜欢的花,告诉我,阿磊是不是出事了?为什么都不来看我了。

但是,他避开了这个问题,叹了口气,戒毒吧,我要让你过上正常的日子。

她看着他,眼中有着泪光,她贴在他的胸前说,其实我认得你,那时,我还没走到演员那条路,你总是喜欢跟在我的屁股后面,送自己采的马蹄莲给我,你对我说,美云姐姐,如果我长大了,可不可以娶你?我还记得你鼻侧的这颗痣,那时,我管你叫小屁孩,我说等你成大人了,我也老了,你还会娶我吗?你拼命地点着头,那样子,真认真。

说到这里,美云掉下了泪来,她抹掉了泪继续说,可是,后来我经历了太多了太多了,再也不能像当初那么纯洁了。

苏明紧紧地抱住了她。是啊,他怎么会忘记那时的愿望,一个孩子天真又伟大的梦想,那时,他满脑子全是她,他以为,他的世界就只有她了。但是,后来他上了中学,而羡云也有了阿磊后,他们就很少碰上面了。

他知道,阿磊依旧对她如初地好,只是,他的好,却害了她。他轻轻地说,明天,我送你去戒毒所吧。

她摇了摇头,不,我要先见到阿磊,他说会到这里来看我的,如果我离开了,他就再也找不到我了。

苏明没有再坚持。

4

那天,苏明依旧凝视着那幢旧公寓,沉默地抽着烟。

是的,这个女人永远是属于这陈旧的公寓,她像是上个世纪的人,陈旧而凄怨,当初她却那么美丽而狂野。

他看到一个男人朝公寓走去,这是那个经常出入的男人,但是,这天,美云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地坐在楼下等他,门是紧闭着的。当他靠近那房子的时候,突然四处出现了几个便衣模样的人,把他给抓走了,走之前,他狂乱地叫着,美云,美云,我不能再看你了。

但此时的美云是昏睡着的,她被打了镇静剂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醒来后,她发现苏明正专注地看着她的脸。

他爱怜地说,美云,其实你的神智一直是清醒的对不对,你等他,并不是等他的人,而是在等他的毒品,你说很多年没有见到他了,你是在撒谎,你怕他给你送毒品的事件暴露,你不知道,我一直在暗中注视着你。

苏明抽了口烟,叹了口气,阿磊那么爱你,其实你早已经不爱阿磊了,对不对,你等他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他能给你带来毒品,你恨他,是他毁了你,是他为了永远得到你,而让你吸上毒的,这样,他就可以永远得到你,控制着你,你想戒掉,但你总是没有足够的意志力,于是你甘愿沉沦,而阿磊活得并不轻松,他贩毒来养你吸毒,我们已经瞄上他了,而且,他还关系到一个重大的贩毒集团,现在,那个集团也被我们一网打尽了,阿磊也被我们抓获了。

美云喃喃地说,你靠近我,就是为了这个案件是吧?

不,开始我们只调查阿磊,但是,我没想到他养吸毒的那个人是你,美云,跟我回去戒毒吧。

美云的神情突然变得很温柔,温柔得有点母性的慈悲,令他想起那个阳光灿烂的午后,她对他说,等你长大了,我也老了,那时,你还会娶我吗?

而此时的美云却对他笑,苏明,你知道吗,你让我感到自己肮脏的身体突然透明了起来,苏明,你是我的救赎,我洗个澡,我要干净地跟你去。

他点了点头,但是,他等了半个小时也不见她出来,他预感到不妙,当他撞开卫生间的门时,他看到一缸的血水还有倒在里面的美云,美云还活着,但是,她只有一口气了。

她微笑地看着他,我对不起你,苏明,我有病,我知道自己活不久了,当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我认出了你,并想带你一起离开这个肮脏的世界,我是那么想占有你,我那么狠毒而自私,我知道你一定会恨我,会杀了我,所以,我只能先走一步了,如果有来生,你可不可以娶我,还是会继续恨我?

此时,苏明心底纠葛着的痛苦也变得冰冷了,意识渐渐模糊。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美云已经全身发凉了,她那么安静地看着他,没闭上眼睛,仿佛只是为了等他回答。

他突然发出一声绝望的嚎叫,把美云抱了出来。

5

他抱着她去了海边,上了一艘小船,小船摇摇晃晃,茫无方向。

美云脸色如纸,他安静地合上了她的眼睛,然后躺在她的身上,握着她的手,闭上了眼睛。

他说,美云,嫁给我吧。

上一篇: 难缠的顾客 下一篇: 玄奘和尚取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