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颗鹅卵石

更新时间:2024-04-19 02:10:59

故事发生在一个拉丁美洲的小镇。

第一颗鹅卵石

一个叫乔皮奇的男孩的智力似乎低于平常值,很少有人和他来往。绝大多数时间,他总是一个人躲在自家的大屋子里。他和他叔叔住在一起,家境殷实。

不过有一个叫赫斯的女孩不大讨厌乔皮奇。当乔皮奇自娱自乐的大玻璃珠滚到赫斯的脚边的时候,乔皮奇不敢去捡,而赫斯捡了起来并还给了他。于是他们认识了。

你知道,小镇上的女孩如果不爱玩耍,那就一定喜欢看童话。赫斯也是这样一个人。她坐在秋千上看书,而乔皮奇往往蹲在旁边的沙地上丢玻璃球。赫斯读到喜欢的地方,往往会不自觉地读一段,也不知道是不是读给乔皮奇听的。

“真希望这是我啊!”

稍大后,赫斯上学了,乔皮奇由于上不了学校而窝在家中。不过他们常常见面。一天,乔皮奇兴奋地抱着一本破破烂烂的大书来找赫斯,并说这是他在家中的旧书堆里找到的。可这并不是童话,而是一本画满了古怪符号和难解字母的怪书。赫斯并没有太大兴趣,而乔皮奇却觉得这本书大有用处。

赫斯的成绩优异,但乔皮奇一直没有上学,在家研读那本奇怪的旧书。开始识字的赫斯明白道那是一本关于炼金秘术的书。赫斯的家长希望她远离乔皮奇,因为他们觉得她和一个问题儿童呆在一起很可能也会变得怪怪的。但赫斯和乔皮奇还是偶尔碰面,乔皮奇会兴奋地和她说自己的新发现。那时候的赫斯依旧还是偶尔带着本童话书来找乔皮奇。

很快地,赫斯长成大姑娘,并且十分迷人,成绩良好。乔皮奇则很少出现在那间大屋子之外,偶尔赫斯去找他,他才会从慢慢从窗户里探出头——他的下巴已经有了稀疏的第一把黄胡须。让赫斯惊讶的是乔皮奇依旧在研究炼金术,并且花了很多零花钱去收集稀奇古怪的书籍,里面画满了太阳,线条,六芒星等一系列令人困惑的图腾,看似毫无意义,但乔皮奇却觉得意义非凡。乔皮奇问赫斯还有没有读童话,赫斯说,很怀念,但是很少了。

又过了几年,赫斯毕业了,很多男孩追求她。而疯狂的乔皮奇研究巫术的名头已经传出去了,但并没有人多想,因为傻人自有傻人的消遣。尽管知道乔皮奇一直行为古怪,但她知道乔皮奇并不是怪人。在家人的怒骂下,她和乔皮奇结婚了——或许这真的是个很蠢的决定。

不过庆幸的是,乔皮奇唯一的监护人叔叔死了,大屋子和一笔不少的家产记到了乔皮奇的名下。

赫斯有心用爱来感化乔皮奇务点正业,但乔皮奇并没有怎么听进去。他花了更多的钱去收购了很多名不见经传的炼金术书籍,他的一间小黑屋里摆满了各种器材,还有一顶小火炉,乔皮奇每天都在里面煮着什么,发出各种各样的怪味。

慢慢地,生活开始拮据。赫斯不得不去找些工作来做,娘家已经和她撇清关系。四周的邻里开始私语,觉得赫斯的确嫁了一个最差劲的男人,一个神经病,并且抱怨他们家的味道太臭了,乔皮奇甚至把蜗牛壳、树皮还有石头一起丢进火炉乱煮。赫斯开始抱怨乔皮奇太有病,而乔皮奇总是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反问,你觉得烦为什么不去读本童话。

可悲的傻子。人这一生可以读几年童话?

又过了几年,家道如江河日下。那笔小资产很快被挥霍,大屋子开始被变卖,唯有乔皮奇的黑屋子越来越丰富。赫斯有点开始显老了——本不该那么早的。她补贴着家用,口中念念有词的时候越来越多了。她有时候幻想自己当初嫁的是另一个人该是什么光景。

他们有了一个儿子,智力正常,出生在几年之后。但由于没钱上学,他只能在这间屋子里跑来跑去,直到有天跑进了乔皮奇的实验室碰倒了那个火炉,里面不知是什么的液体浇在了他的腿上,导致残废。这让赫斯彻底疯狂了。“疯子!疯子!”她生气的时候,脸上的皱纹也在游动,“你为什么不去死?”“他刚出生我就提醒过他不能进来的……”乔皮奇默默地蹲在那里。积蓄了多年的怨气终于喷薄,赫斯脑中那个单纯的玩着玻璃珠、听她读书的男孩早已荡然无存,现在他就是一个疯子,一个怪物。炼金术或许真的可以带来财富,但在那之前,他已经榨干了这个妻子的血。

“你和你他妈的炼金术见鬼去吧!”赫斯哭着跑出黑屋子,丢下了最后的诅咒。衣衫褴褛的乔皮奇佝偻地蹲在那里,失望地往火堆里加木柴,并用树枝搅拌着汤汁。而失望之余,他的余光瞥见,那臭气熏天的汤药里,出现了黄色的沉淀。或许千年来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巫师也没能做到这件事——炼出真正的黄金,完成这件事的是一个叫做乔皮奇的人,在一间摇摇欲坠的黑屋里。

“啊哈哈,啊哈哈哈……。”乔皮奇像是失控了,直接将手伸进滚烫的汤药里取黄金。他拿到了圆润小小的一块,简直就像是个黄金蛋。

他冲出了黑屋,没命地跑着,跑进了阳光里。他跑得像个野人。或许他三十多年没有这么跑过了,高兴得踉踉跄跄,就如同很多年前,他抱着第一本炼金术书跑向一个酷爱童话的女孩那样高兴。

而当他奔到赫斯的房间,却黑乎乎的。什么东西踢到了他的脸。赫斯的身体悬在梁上,已经没了气息,只是轻轻荡着。她确认自己嫁了一个最没用的疯子男人。她的尸体轻轻荡着。

很多年前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赫斯也是这样荡着,那时她坐在秋千上,说起一个她最喜欢的“公主与黄金花园”的故事。

“真希望这是我啊!”她感慨道,而且是最有感情的一次。

“我可以买给你。”乔皮奇说。

赫斯说:“乔皮奇,你不知道那是什么。就算你花光了你叔叔的家产,也买不到一座黄金花园。何况那只是个童话故事。”

满脸胡茬的乔皮奇悲怆地望着挂在梁上的妻子。她已经是个死去的忘记童年的老姑娘了。而乔皮奇手里捏着的,正是他要建造的黄金花园里的第一颗鹅卵石。

上一篇: 在新加坡三考驾照 下一篇: 难缠的顾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