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牛皮糖”,黏上就是一辈子

更新时间:2024-04-19 01:35:30

他对她一见钟情,她视他如路人甲。他一路狂追,她连躲带逃,说勉强不会有幸福,这一追就是13年!而那天,像乘坐科幻片里的时光机,她突然看懂他追爱多年笨拙的浪漫,玫瑰花一瞬间开满了大地……

爱情“牛皮糖”,黏上就是一辈子

我叫古丽排日,土生土长的新疆阿克苏姑娘,2005年考入新疆艺术学院舞蹈系。毕业后,在文工团工作多年,是个专职的舞蹈演员。

主人公一家人

1999年,在阿克苏艺术学校,一场电影选角活动中,音乐系的阿力木江以一把好歌喉胜出。“好帅啊!”“歌唱得那么好,将来准是大歌星!”女孩子们都在窃窃私语,可我根本没注意过他长什么样,唱的啥玩意儿!那天,我收到一张小纸条:“古丽,放学一起走吧!”瞟了一眼落款:“阿力木江”。我顺手就扔进了垃圾筐。

晚上,闺蜜很诧异地问我:“那可是‘大歌星’抛出的橄榄枝啊!”我说:“那又如何?”

那天之后,校园里似乎哪个角落都能与阿力神奇“邂逅”——他就像个讨厌的“跟踪狂”!更神烦的是,身为学生会主席的他总是带着一帮人,每天早晚来检查我和同学们的学习,观摩我们练功……

“古丽,我挺喜欢和你在一起……”阿力木江热情地表白,被我严词拒绝——不想早恋,不想早恋,不想早恋!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2005年7月,新疆艺术学院舞蹈系的录取通知书寄到了我家里!我终于要摆脱那个“牛皮糖”啦!住在宿舍的最后一晚,不断有人带话:“古丽,楼下有个男生叫你下去,说要跟你告别。”我透过窗帘望去,果然是阿力,我摇头晃脑嘟囔着:“我没看见,没看见!”直到宿舍关门前,有同学捎来一封信,我没拆开。第二天拖着箱子离开时,这封信被丢进了垃圾桶。

9月,父母双双调动工作,我们举家搬到乌鲁木齐。开学那天,我到新疆艺术学院报到。校园好美,来接待新生入学的帅气师兄们个个风度翩然。而且,他们还有人跟我交换手机号码,说:“师妹,你初来乍到,今后生活、学习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找我帮忙。”我心里暖极了,也有些对懵懂爱情的蠢蠢欲动。

这样的幸福感,没持续一周,阿力的信就来了!天啊,他不知道我的系别班级,信封上赫然写着:“新疆艺术学院古丽排日(收)”——这也能行?送信来的师兄问我:“这笔迹如此遒劲,是男生吧?是不是男朋友哦?”我红透了脸,赶忙否认:“不是不是!”可帅气师兄的疑惑表情分明写着:不信,你在撒谎!

回到宿舍,我拆开信看了一眼:“古丽,我舍不得你走……”哎,不忍直视,我顺手把信丢进床下的纸箱。可没过两天,第二封信到了,然后雪片般飞来的信件炸弹般扰乱了我的校园爱情梦。很快,床下的纸箱从一个到两个后来变成三个。我有个“神秘男朋友”的传言不胫而走。“古丽,你男朋友好执著!”室友们羡慕打趣道,我却“有苦难言”。

2006年6月,阿力毕业后,考到了阿克苏市文体局。他时常出差来找我,还设法问到我的手机号,天天对我嘘寒问暖。我不回话,可他执著如初。

2007年9月,阿力忽然出现在学校的排练厅。“嘿,古丽!没想到吧,我也考上了!”他一脸得意,我眼前一黑。真没想到,他竟放弃音乐,自学了舞蹈,考上了我们学校的成人教育学院舞蹈系!这天后,我彻底失去了自由。我去哪儿,他就去哪儿;我练功,他就在排练厅窗口等着。更不可思议的是,后来阿力竟搬出学校宿舍,在我家隔壁单元租了间房子。这个牛皮糖般的“绯闻男友”,不多说,不靠近,不辩驳的存在方式,成功屏蔽了众多帅哥对我的追求。

有个男生约我吃饭,阿力就坐在隔壁桌子远远地看着,对方问我:“他在追你吗?”我支支吾吾道:“是啊!可我不喜欢他。”两次之后,男生不再约我了,他还跟同学说:“跟古丽约会压力很大,还有人盯梢。”

还有个男生向我表白后,就说:“你得跟那个阿力说清楚。”那霸道的口气呵,我瞬间将他否决掉……

就这样,2009年我大学毕业,考进了乌鲁木齐水磨沟文体局。2010年初,父母开始操心我的个人问题,四处给我张罗相亲,先给我介绍了一个在美国留学的男孩,后又介绍了一个在法院工作的男孩。尽管两个男孩都对我有意,我对他们却不感冒。但为了逼退天天来单位找我的“讨厌鬼”阿力,我主动向他“摊牌”了。

“古丽,这么多年,你肯定会,会有一点喜欢我的……你再给我时间,就一点时间,我一定打动你……”阿力木江语无伦次道。那一刻我忽然觉得自己有那么点残忍。这念头一闪而过,就被我狠狠摁掉。

2010年6月,阿力毕业后迟迟未回阿克苏上班。人事科的同事告诉我:“那个天天等你下班的男孩,来我们单位应聘了!”我立即打电话给阿力:“你辞职来考我们单位了?”阿力嘿嘿一笑:“古丽,我只想守护在你身边。即使你不接受我,我也想像哥哥一样保护你。”他郑重其事的声音,让我心慌慌。

一周后,我和姐妹们围观了单位招考的考试现场,心情格外复杂。对于阿力,我不希望他考上,又担心他考不上——与他竞争的都是本科以上学历,我不忍心他受打击,更不忍他丢掉了之前的铁饭碗。直到阿力出色地完成了一支现代舞,我提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最终,阿力从12个对手中脱颖而出,成为了我们单位的一名合同工。我还没来得及计算心里的“阴影面积”,他又默默开启了全陪模式。一起在小区外等班车,一起在排练厅练舞,一起到食堂吃饭,一起参加各种演出……渐渐地,我的生活里,阿力成了一个标志性的存在。偶尔他出个短差,我竟会有些许不适应。

2011年5月,我们前往深圳演出。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离开新疆,离开父母远行,对南方的天气和饮食我深感不适。到了半夜,阿力送来外卖——新疆手抓饭和拉条子,让我惊喜不已。“你又没来过深圳,你怎么找到这些的?”“沿着大马路找,总是能找到的!”阿力笑言,脚都磨出了几个泡,我这才发现,平日里“老不正经”的他,眼里却闪烁着执著的光芒。

深圳之行,阿力像大哥哥般悉心照顾着我,曾经对他的抵触在蔚蓝海边的阳光里一扫而光。回到乌鲁木齐,我郑重向父母表示,暂时谢绝介绍,谢绝相亲。此后的日子里,排练得再晚,阿力都会等我一起回家。

2012年冬天,乌鲁木齐刚下过一场大雪,世界皆已银装素裹。这天下午,我有些感冒提前下班回家,早早地睡了。次日清晨出门上班,扑面而来的寒气让我凛然。走到楼下,我看见阿力坐在台阶上,身子蜷缩成一团直哆嗦。原来,前一日他在单位没见到我,打电话又是关机,在楼下见我卧室没亮灯,担心有事发生,他就在冰天雪地里苦等了一夜……

我立即把围巾给阿力围上:“你咋是个缺心眼,你不会敲门啊?”“我不敢,怕你爸妈想七想八……”阿力不好意思道。那一刻,我像是坐上了电影里的时光机,这些年的点滴从眼前闪过。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动和心疼,涌上了心头,我不禁“骂”他道:“你真的是全天下最傻最傻的大傻瓜!”

接下来,阿力高烧了四天,我也贴身照顾了他四天。在这老掉牙的桥段下,阿力向我表白,我成了他的女朋友。“看看,离我第一次约你放学回家,都过去13年了!”那一刻,我真的觉得很幸福,庆幸虽然我别扭了他这么多年,可终究没错过这最长情的陪伴。

2013年9月6日,我俩举办了盛大的婚礼。“亲爱的古丽,我发誓这辈子不让你吃半点苦,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阿力的誓词,让我热泪盈眶。事实上,他也一直在践行自己的诺言。舞蹈队的收入并不高,尤其他还是个合同工,所以他一直在歌厅唱歌兼职挣钱。而为了扛起养家重任,他更在婚前盘下一家80平米的火锅店,开始艰苦的创业。

这年11月13日,我们的爱情结晶——女儿娜兹降临人世。阿力说女儿是他的幸运星,她出生后我们关闭了火锅店,开起了外贸公司,并以女儿的名字自创了一个床上用品品牌,生活日渐红火起来。

2015年下半年,我的身材已恢复如初。偶尔我会跟阿力念叨:“等咱丫头长大也要去学舞蹈,替为娘在舞台上闪耀下去!”阿力秒懂了我的心意:“亲爱的,今后就让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貌美如花地起舞吧!”他笃定地向我点头,我不禁笑成了一朵花。

在阿力的鼓励下,我决定从更大更炫目的舞台盛装登场。2015年底,我报名参加了东方卫视的《妈妈咪呀》节目,很快凭借优秀的舞蹈表演进入了最终的节目录制。在准备参赛节目时,我陷入处女座的终极纠结模式,备选排练的几支舞蹈都不太满意,离到上海录制的日子越近,我越发焦虑不安。

见我状态不对劲,赛前倒数第十天,阿力将我从电视台的舞蹈排练室抓出来,偷偷带我潜回到附近大学的排练教室。他打开手机,放出一首熟悉的乐曲,单腿跪地挥手邀我起舞。雪夜中,清冷的排练室里,我俩跳起了大学时最熟悉的舞蹈。越跳,我心情越发雀跃,压力和困惑烟消云散了,我找到了灵感——让我生命中最重要的舞伴,陪我一同登上那个舞台,跳出我们的爱情和幸福,那必将是最美的生命表达!

2016年3月,我在阿力和女儿的陪伴下,登上了《妈妈咪呀》的舞台,以一支《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惊艳了全场。而我俩漫长又“纠结”的恋爱故事,也引发全场爆笑和热烈的掌声祝福,最终我顺利赢得三位评委老师的亮灯,通过了初赛。未来,我还会在这里舞出更多的精彩,就像我和阿力的爱情一样——只要有真心,不放弃,一切都会有希望!

上一篇: 父亲母亲 下一篇: 来克历险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