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
  • 汉语词
  • 汉语典q
当前位置 :
一段情缘的劫数
更新时间:2022-06-28

质卿笑了,毕竟一个人有一个人的情缘,一段缘有一段缘的劫数。他不是你的,永远也不可能是了,既然爱已成烟蒂,那么还是扔掉吧。

一段情缘的劫数

红尘相遇

一个人到酒吧喝酒,嘴唇抹得像两条小带鱼,极短的裙子,大红的头发,酷得不得了。

如果不是他走过来掐灭了质卿手上的烟,质卿想他们也不会认识。当时的情景是质卿故作老到地让服务生给她点燃了一支烟,而他微笑着走过来,掐灭了她手上的烟,微笑着摇头说:“女孩子吸烟不好。”而质卿总认为他们的相识从一开始就带着某种宿命,再长的烟,又能燃到几时?

后来质卿曾故作轻松地问他,还记得我们什么时候相识的吗?他说,怎么可能忘记呢?那天是我结婚5周年的纪念日。质卿含着泪笑,记得那个日子便好,虽然他记得是因为那天是他和他妻子的结婚纪念日,但他记得那天也是他们相识的日子便已经足够了。

那天他到酒吧来是预先吩咐吧台过一会儿为6号台送上一大杯“爱情彩虹”,插两支吸管,相爱的人可以脸贴着脸喝的那种大杯的鸡尾酒。

当他要走开的时候,质卿突然说:“可以请我喝一杯‘爱情彩虹’吗?”

他回过头来,微笑,很迷人的那种,说:“可以,但你要给我个理由。”

“一个女孩子,一个人庆祝她的23岁生日,这个理由可以吗?”

他虽有些惊讶,却马上要了一杯“爱情彩虹”,说:“祝你生日快乐!”他的语气是真诚的。质卿喝完那杯酒,就离开了。因为突然之间不想再待下去了,不想看到他和他妻子脸贴脸喝酒的样子。

回到家,洗去一脸脂粉,质卿想起方才酒吧里的男人,高大挺拔的身板,脸上棱角分明,神情佻然。只不过是一场偶遇,质卿对自己轻笑,却没有想到他从此那么深地印在她的心上,在此后的年年岁岁里挥之不去。

再遇是缘

几天后,质卿又去了那间酒吧。心里知道不该去,他是有妻子的人,可还是去了,唯一的借口便是不一定会碰上他。但一进门就发现他一个人坐在6号台,心里的惊喜便漫上来。

他也发现了她,略一愣怔,便记起她是谁了。在他的目光的牵引下,质卿落落大方地坐到他面前,“谢谢你那天请我喝酒,今天算是我回请你吧。”他那年35岁,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妻子。

23岁的质卿已是一家大酒店的总裁助理,迎来送往,看惯多少人世繁华、浮浪子弟,而她谨言慎行,只是因为知道自己玩不起,只一心等着有一个真心相爱的人,从此便可过上幸福的有爱情的日子。只是没有想到那个让她心动的男人使君有妇。

从酒吧里出来,她把他的名片抛向风中,一向自认为聪明的她不容许自己再沉迷下去,就让那一点思念随风去吧。

她不再去那间酒吧,但一个月后,在一个商务Party上,他们却再次相遇了。看着他笑意盈盈地向自己走来,质卿喜出望外地迎上去,笑涡荡漾的那一刻顿时恍然大悟,原来这一个多月里心有千千结,仍然是为了他!

那晚她喝了很多很多的酒。他看不过眼,伸手夺过她的杯子,她又硬撑着抢回去。他压着火问道:“你难道不明白借酒消愁愁更愁啊!”她呆了半晌,什么时候自己也成了把悲愁忧苦写到脸上的人了,又有谁像他这样把自己心底的悲哀看得通通透透?

半醉的质卿和他一起走进了苍茫的夜色中。这个城市,夜晚比白天更迷人。

寂寞的双人床

质卿和他一起去买了张双人床。

他第一次在这里过夜时问她:你真的不在乎吗?质卿摇摇头。情场上谁先爱上谁便输了,明明知道没有结果,却仍然沉进去,是自己勇敢呢,还是一生只想这么挥霍一次?

半夜两点了,质卿还在电脑前发呆。

他不过来的晚上,质卿就经常这样坐到黎明。她有点后悔买那张超大的双人床了。床太大,一个人睡在上面,她怕极了那种清冷。而很多时候,他是不来的。

有一次,他拿了妻子的照片给质卿看。质卿看呆了。他得意地说:“漂亮吧?”

漂亮是真漂亮,但让她惊讶的不是这个,而是,他妻子居然和自己日思夜想千次万次在梦里出现的女人一模一样,端庄典雅,一双娇嫩的手娴雅地垂在裙摆上,无声地述说着家教和背景。

那一刻,她心里已如明镜般,他是永远不可能离开他妻子的。

转眼3年已过。黑暗中,质卿轻叹了一口气。手机骤响,吓了质卿一跳。她在黑暗里摸了半天才找到手机,只看了一眼又挂掉。电话铃又响,她犹豫了一下接起。他的声音很疲惫:“对不起,质卿,原来说好的今天晚上陪你,但家中确实是临时有事,请你别生气好吗?”

她懒懒地回答:“没有。”

“你真的没有生气吗?”

质卿有些不耐烦:“真的,没有。”

不等他再说什么,质卿便挂断电话,真的不是生气,只是没有什么好说的。

和他在一起这么久,质卿知道他对自己很好。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质卿发现自己越来越浮躁,有时甚至和他亲热的时候,也会特别不耐烦地推开他。他总是什么也不说,只是紧紧地拥住她,任她哭过之后回复到最初的平静。质卿心里想要什么,他一直都知道,可是他从来不说,质卿也没有说过。她知道,有些话不能说,一说出来一切都会烟消云散。

爱如烟蒂

有人从后面蒙住质卿的眼睛,那双冰凉修长的手除了他再没有第二个人会有。

“不是说很忙吗?怎么又来了?”质卿说。

“傻瓜,怕你一个人孤单呗。”他说。

质卿冰冷的心突然温暖起来:“那你说,和我相守一辈子好吗?”

他照例保持沉默。他知道质卿的盼望,但他从来不说,即使是一份虚无的许诺。他说,知道自己给不起,所以不想说任何骗你的话。而女人,有时明知是谎话,还是愿意听的,只为那刹那的温暖。

质卿伸出胳膊搂住他的脖子,把头靠在他怀里,他顺手把起她放回到大床上。闻着他身上那种淡淡的香味,质卿不但没有睡意反而更清醒,她轻松地吻他的唇,像只可爱的小猫,他的热情被点燃,热烈地吻着她。

当他沉沉地睡去,质卿从床头柜里拿出了烟。这一场爱改变了质卿,她开始抽烟了。而他,再也不掐灭她的烟,对她说“抽烟对女孩子不好”的话。

烟起烟灭中萦绕在质卿心中的却是那么一句话:女人抽烟,只与寂寞有关。

清晨醒来时,和煦的阳光透过窗帘洒进一屋子的灿烂,质卿忍不住叹息。

“怎么了?”他问。

“我觉得我已经老了。”

他认真地看着她说:“你一点儿没老,我才真的老了,近40的人了,女儿也大起来了,比她妈还敏感。”

质卿回头看他。

他有些尴尬,很认真地说:“质卿,我很爱你,所以希望你能拥有更多的幸福。”

“如果你娶我,那会是我最大的幸福。”质卿突然说。她知道她不应该这么说,从一开始就不可能,但她就是想他说一句“好”,即使明知是敷衍,也觉得那是对自己爱情的一个交代。他避而不答,只很认真地说:“质卿我很爱你。”质卿满心的温暖骤然冰冷,什么话都没有再说,没有再看他一眼就上班去了。

一连两天他没有出现也没有打电话过来,质卿固执地守着那份沉默。她知道她的话打破了他们之间原有的平衡。从前只是在乎这份感觉,现在才发觉,她心底里真正渴求的是和他做朝朝暮暮的夫妻。

他不是容易被吓退的人,只不过质卿突如其来的要求给了他离去的借口。一直以来,他要的是一份没有压力没有奢望的爱,他知道质卿渴望什么,他一直以为聪明的质卿是永远不会说出那句话的。

一周仿佛一个世纪,他像水蒸气一样从质卿的生活中蒸发掉了。质卿曾经无数次设想他们的最终分手,只有这一种是让她没有想到的。一个人抽着烟,赫然发现,她的爱情,最终成了他手中的烟蒂,要么扔掉,要么烧到手,而他又岂是会烧到手的人?

星期一的早晨,质卿卖掉了那张双人床,买回一张单人床放到原来的位置。质卿笑了,毕竟一个人有一个的情缘,一段缘有一段缘的劫数。他不是你的,永远不可能是了,既然爱已成烟蒂,那么还是扔掉吧。

诗词搜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下一篇 : 生命没有过渡
诗词搜网(shiciso.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诗词搜网 shiciso.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18026954号-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