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不了的地方叫远方

更新时间:2023-09-23 18:13:31

楼小楼:青春小说写手,喜欢大海,读很多书,写温暖的故事,正在做有梦想的人。这个故事有些现实,青春时候的爱情本来不用想那么多现实的东西,最好抓紧时间谈一场不管不顾的恋爱,要不然,以后会后悔,真的会后悔,就像故事里的女生。其实说一句喜欢不是什么难事,而就是那一句喜欢,可以改变你的一生。

去不了的地方叫远方

所有当初爱过我们而我们并不爱的人,都去了很远的地方。当我们想转身寻找时,我们却怎么也去不到远方。

1.

早上六点二十,张子扬骑着自行车从我面前经过,微笑着,吹了个很响的口哨,好像只有这样,他这一天的开始才会美满。

张子扬不止一次地想用他那辆旧式的二八自行车送我上学,我都拒绝了,我说,别耽误你工作。张子扬工作起来的样子很认真,他会把每份报纸认真地塞进每个报箱,下雨天还会套上一个塑料袋,他这样的工作每个月可以赚五百八十块,又没前途又没出息。

我一直都觉得张子扬不会有出息,我们是初中同学,他挺早熟,十六岁就会给我写情书,浓情蜜意地写了好几篇,听说是熬夜写的,他的眼睛红红的,但我一眼也没看,就扔进了垃圾桶。我说过最绝情的话是,连和张子扬是同学都觉得耻辱。

可他竟然没生气,还好脾气地冲着我笑,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反正我就是喜欢你。还能怎么样?什么也做不了,幸好,初中毕业我们就不在一起了。

我上了重点高中,学习忙得要命,每天都在想要考哪所重点大学,以后去国外留学也不一定,张子扬呢,念了个中专还没坚持下来,念了两年就退学了,他说,他不是上学的料,条条大路通罗马,他去工作了,送报纸,起早贪黑,非常累,别人都不愿意做的工作,他却能做地很快乐。

只是这种快乐,说得好听是快乐,说得不好听就是没心没肺。我不想跟没心没肺的张子扬怎么样,我只想考上好大学,有个好前途,说到底,人都是现实的。

不现实,我也不会在跟张子扬说话的时候,很快又很小声,因为我怕被别的同学看见,说我有个送报纸的朋友。我已经高三了,我的罗马就在不远的地方等着我,而张子扬的罗马,却还是遥遥无期,看不见。

2.

张子扬要请我看电影,他在电话里说,整天学习都学傻了,我给你换换脑子,透透气。

三十五块钱一张的电影票张子扬一定是咬牙买的,还是情侣座,听说他那天还买了好大一桶爆米花,他把一场电影当成了一场约会。

可是,我却没去。说不清为什么。其实,我很想去的,张子扬这个人,虽然有点难缠,但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长得好看,像现在很流行的吴尊,性格也温良,我怎么跟他闹都不发脾气,而且,张子扬是真的对我好,这一点,我知道。但我还是不能跟他在一起,他的工作,他的前途,甚至他的自行车和他旧旧的衣服,没一样是我喜欢的。总的来说,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我即将要离开这座封闭的小城,去外面的世界,而张子扬呢,恐怕要一辈子留在这里,为了生活,苦苦地奋斗。我怕我看见他那样子会心疼。更何况,已经有了不错的男生向我表白。他长得也好看,从上海来小城借读,家境很好,我们相约要一起考上海的大学,他还向我许诺,等高考结束,要带我去看海。

我还没看过海。小城里的姑娘没看过海真不奇怪,因为家境实在一般,父母工作的化工厂早就倒闭了,生活尚且困难,哪还有什么钱去游山玩水。所以,就算张子扬不说我也知道,他不是因为不爱学校,才退学的,实在是因为没钱念书,才去工作的。

生活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在等着你,张子扬的做法很乐观,就是勇于面对。就算是我没有赴他的约,就算是我要和别的男生在一起了,他还是会每天早上遇见我的时候,微笑,打个响亮的口哨,然后,执著地要用那辆破自行车送我上学。

在我拒绝之后,还会开个玩笑给自己解嘲,他说,你就装吧,我知道你喜欢我。然后骑得像阵风一样逃掉。留下我迷茫地站在原地。

3.

我是真的有些迷茫,因为我也说不清,我对张子扬是什么感觉。我只知道,我心疼他。

别人还在睡梦里的时候,他却已经骑着自行车穿梭在小城的大街小巷,很多很多次,我看见过他经过我的窗口,停一下,微笑着,然后又飞快地骑走。

我知道,他最爱吃前街的麻辣烫,他爱穿白色的衬衫,还有,他每天早上六点二十会经过那个公车站点。所以,我才会每天早起二十分钟,去听他吹那一声口哨。这样,算不算我喜欢他?算不算呢?

我没空去想这个问题了,我考上了大学,要去上海,男生并没有实现他的诺言,带我去看海,更确切地说,他去看海了,只不过,带上了另外一个女生。

我有点儿伤心。又伤心又高兴。去喝了酒,喝的时候,好像还哭了,哭得挺惨挺伤心,喊了那个男生的名字,我喊的时候,张子扬坐在旁边脸色变了一下,只是一下,就恢复了平静,但我却看见了。

我说,张子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可是,我们不可能。张子扬的脸色又变了一下,这一下,持续了很长时间,再也没能恢复平静。

张子扬好像一下子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他不送报纸了,也就不会每天早上六点二十在公交站点对我打响亮的口哨了,他也要离开小城了,去当兵,在很远很远的北方,那里很冷,听说夏天还要穿单衣,从那再往前走,就到了俄罗斯,条件很苦,总之,比上海差远了。

所以,我很鄙视他,当兵也当不到好地方。鄙视之后,我又有些担心,那里那么冷,在南方长大的他能适应吗?张子扬走的那天,我没有去送,一个人关在房间里,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坐下,怎样都不舒服,后来,我跑了出去,打了车去火车站,火车已经开走了。

我走的那天也没人送,张子扬打来了电话,他在很高很远的山上,信号不是很好,所以,我只听清了他说,能听见你的声音真好,就变成了一阵盲音。

我也想说,听见他的声音也很好,但那个电话怎么也拨不过去,等到好不容易拨了过去,刚一接通,却又断了,我的电话,没电了。那是别人给的最旧款的手机,电池常常没电,我坐在火车上,眼泪静静地掉下来,感觉那么无能为力。

4.

张子扬又打来过几次电话,但信号还是一如既往地不好,有时候是听得见他的声音,他听不见我的声音,有时候是他听得见我的声音,我听不见他的声音。

我们总是那么地不同步。跟那个电话一样。后来,我换了寝室,后来,我谈了恋爱,后来,我失恋了,后来,我毕业开始工作了,我也终于失去了关于张子扬最后的消息。

他留下那个电话号码,我很久都打不通,好不容易打通了一次,是个陌生人,他说,不认识叫张子扬的人,他们刚调来的,先前的部队调走了。

张子扬的父母,搬走了,我回家的时候,特意去看看,想问问他的消息,可是,什么也没问到。我还路过了那个公车站点,是清晨,有穿着白裙子的女生拿着书本在等车,骑自行车的男生经过吹了个很响的口哨,我的眼睛有些微湿,我想起了张子扬。

但是,我觉得,我该忘了他。

我又开始恋爱,恋爱的对象,五花八门,有公务员,老师,出租车司机,我还跟一个送报员谈了半个月的恋爱,但后来,又都分手了,他们说,我不喜欢他们,他们还说,我总是喋喋不休说一个叫张子扬的人。

没错,就是这样,他们没说到的还有一点,是我觉得,现在的人都现实得可怕,还没怎样,就问你月薪多少,可否一起贷款买房,我怕了。

我觉得这世界上,再也找不到一个人,比张子扬对我好。

弄清这一点的时候,我和张子扬已经别离了六年,但我觉得这还不晚,至少,一切还来得及挽回。

我想去找他。我要去找他。到北方的路有多远呢?

我查了一下,走的话遥遥无期,坐火车三十六个小时,坐飞机只需七个小时。

我买了机票,最便宜的,最快的,我跑出去打车,跑得太快了,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听说我摔下了一层楼那么高,头被撞了一下,睡了很久才清醒,醒了以后,他们都觉得我记不得张子扬了,可是我记得,我睡觉的时候,做的都是关于他的梦,我还要去找他,却不能马上就走了。

我的腿摔断了,要卧床三个月,三个月以后,我收到了美国一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让我马上去报到。想想,我去了,因为,我怕我会找不到张子扬,又失去这么一个很好的机会。

我还很自私地想了一下,如果张子扬知道,也一定会让我去读书,一定会这样。

5.

从美国回来时,我到了要嫁人的年纪,母亲每天逼我速嫁,我们还说到了张子扬。母亲说,他现在回来了,母亲还说,他去上海找过你,但我没告诉你,觉得他配不上你。

母亲叹了口气,说,哪知道,人不可貌相。

张子扬开了家很大的公司,我们遇见的时候,我正在街上买菜,他和一个可爱女人在喝茶,他看见我,大声笑着喊我,还打了个很响的唿哨,向我跑来。

现在的张子扬大变样,开很好的车,穿着西装,挺帅挺体面。我很想告诉他,我想过去找他,可是我还没说出口,女人一喊,他就走了。走时,没有回头看我一眼,留下我一个人站在那里,很失落。到北方的路有多远呢?

我在那时候想到了这个问题,也想明白了这个问题。

原来到北方的路,很远很远,远到我一辈子也到不了,就像我和张子扬,怎么走,我都无法走到他的世界里了。

上一篇: 善意的谎言 下一篇: 爱吹牛的小狗鲁鲁